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AG竞咪 > 散文文学 > 正文

  墓边风吟

  那些年,为压岁钱磕过的头,终将穿越过岁月的风沙,在墓碑前上演另一种轮回。

  许是年事将近,回家烧纸,父母的脸上并不哀痛如清明。冻傻的妹妹和我,不合气氛地笑,带动了一家人大体上愉悦的心情。

  本能地明白,为长辈烧纸应该怀着不好的心情,所以以往称谓,是爸妈让叫什么便叫什么。当对里边人的记忆是空白,心怀虔诚而非悼念,大概无可厚非。

  今年却不一样了。年纪渐长,不论是意外,还是时候之至,什么机会都会增加一点的。比如,碑上那熟悉的面庞。我从未如此近距离地体会过逝去一说。

  手机里还放着他的照片,当时简单地觉得画面有趣,便拍了下来。不经意间,再见其人,已换了途径。我知道,我应该悲伤 其实有时候不知怎么去伤心,怎么去哀伤。

  至亲,挚友,心中总是放了 应该怎么样 。平日里无人计较,一旦有一天,突如其来的东西,袭击了他们中的某个人,我便被打回原形,当有的做法不知如何去做,唯心中愧疚地骂自己是薄情之人。

  林林立立的墓碑,多少人为它们而流泪。生前形形色色的人,在一处得到宽恕。旁边一个人不住地喃喃着:死者为大,死者为大 人死如灯灭,还能说什么呢?

  墓前风吟,哀乐长鸣,漂泊是世间情感最不得不的抉择 为他们说,也为自己说。

  想起三毛在荷西墓园的生死癫狂,我不如这样的女子。

  回家的途中,长辈们谈起死后有无魂灵一说。爸爸说,魂灵是飘荡在墓地的;妈妈说人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妈妈问我:你说人死后有没有魂?

  妈妈发音h/f没分,我听成了 坟 ,而且在车上晕头转向,懒懒地答:不就在那嘛。

  大家听懂了我的逻辑,忍不住笑了。我也不住地笑了。

  墓前一如既往地凄清肃穆,也许沉默更适合这里的气氛。但是,原谅我更喜欢这样的欢快轻松,有生命力的跳动。

  做不到一心一意的悲痛,也做不出什么姿态让人褒扬,用生命在乎的人我没有失去过,也不知自己会怎么表现。不装假,不造作,偶尔会感受到人格的压力,不知怎么办,还好也没人勉强过,父母很开明。

  只是年年团圆饭,还是孩子时对一个人行过的礼,如今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再行,景物全换,又让人情何以堪 该怎么处理这些无依的记忆呢?

  且听风吟,随风而去,这世间情思。

  上一篇:由《古兰经》说开去 下一篇:话说苦难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AG竞咪_ag竞咪比ag旗舰厅好_【大品牌,值信赖】 All rights reserved.